位置:主页 > 军事新闻 >
各方人士齐聚都江堰呼吁世遗大会关注三江并流
发布日期:2022-06-20 05:38   来源:未知   阅读:

  就在第28届世界遗产大会在苏州举行的同时,一个由全国各地的研究人员、民间环保组织、新闻工作者以及河流区域原住民组成的研讨会也在四川都江堰召开,对“三江并流”自然遗

  就在第28届世界遗产大会在苏州举行的同时,一个由全国各地的研究人员、民间环保组织、新闻工作者以及河流区域原住民组成的研讨会也在四川都江堰召开,对“三江并流”自然遗产地所面临的水电开发威胁表示焦虑和抗议,并强烈呼吁本次遗产大会给予关注。 与会人士认为,世界自然遗产保护的对象应包括“三江并流”整个区域范围内从自然地理景观、河流-森林生态系统、生物物种的多样性和基因多样性等各个方面。一旦水坝造成一条自由流淌的大河变成一串间距很近的水库,这一区域的自然地理景观和河流-森林生态系统将发生根本的改变,生物物种在建坝后更是面临着不可逆转的损失。 根据来自西南林学院杨宇明教授的研究表明,在“三江并流”区域,怒江流域的鱼类有50多种,其中40%是特有种,梯级水坝会造成许多适应急流的和洄游水生物种的消失,其中包括世界上最大的洄游距离长达1,500公里的鳗鱼-云纹鳗鲡(Anguilla nebulosa)。 与会的社会学学者也表示了他们的担忧,建坝造成的地理地貌的变化加之大量的水库移民会对当地的文化多样性带来不可弥补的破坏。按照参会各方的说法,金沙江和澜沧江上已建和在建的其它大型水电工程已经构成了严重的地质、环境和社会的不可预测的长期影响。 据了解,第28届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于6月28日至7月7日在苏州举行。此次大会是“世遗大会”有史以来出席人数最多、会期最长、规模最大、议题最多的一次会议,也是中国首次举办的世界级高规格遗产大会。 昨(4)日,第28届世界遗产大会对“中国三江并流”开始进行评估。三江并流是在去年的世界遗产大会上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但当年马上受到评估置疑,今年则再次受到第二次评估。一般情况下,列入世界遗产名录5年后,大会对其保护状况才进行评估,三江并流如此频繁地连续“受审”,在全球范围内都十分少见。 [B]附录1:《致世界遗产大会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地中心》[/B] 我们是来自全国23家单位的50余名关心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地的民间组织、研究人员、新闻工作者以及生活在这个区域的原住民代表。6月30日我们聚集在四川省都江堰市,进行了有关西南水坝与生物多样性保护的研讨。我们长期关注中国西南的自然遗产,并在这个地区开展了广泛的研究,对“三江并流”自然遗产地所面临的水电开发的威胁十分焦虑。特写此信向世界遗产地中心提出我们的请求。 “三江并流”是中国第一个大型自然遗产地,它满足了世界自然遗产全部四项入选标准。这不仅在中国独一无二,而且世界罕见,自世界遗产名录创立近30年来屈指可数。然而,怒江水电开发的计划将彻底破坏“三江并流”遗产地的原真性(authenticity)。 总理今年二月对怒江水电开发做出了“慎重研究,科学决策”的指示,但是有关方面并没有放弃十三级阶梯电站开发的计划。 建坝部门一直在通过各种途径宣传,“三江并流”自然遗产地的保护范围不包括怒江河流本身,因为只有海拔2,000米以上的地方才属于遗产地保护的范围,而梯级开发的计划(有的大坝高达250米)只涉及海拔2,000米以下,根本不影响世界遗产。他们在许多场合表示这是UNESCO同意的概念。 我们感到这样的说法难以令人信服,因为水坝的建设将违背世界遗产地的第二、三和四条准入原则。(反映重要的、不断进化的生态和生物过程的杰出代表地;非同寻常的自然美和美学重要性;显著的生物多样性和濒危物种栖息地)。 世界自然遗产保护的对象应包括“三江并流”整个区域范围内从自然地理景观、河流-森林生态系统、生物物种的多样性和基因多样性等各个方面。一旦水坝建成,怒江将从一条自由流淌的大河变成一串间距很近的水库,这一区域的自然地理景观和河流-森林生态系统将发生根本的改变,生物物种在建坝后更是面临着不可弥补的损失。怒江流域的鱼类有50多种,其中40%是特有种,梯级水坝会造成许多适应急流的和洄游水生物种的消失,包括世界上最大的洄游距离长达1,500公里的鳗鱼-云纹鳗鲡(Anguilla nebulosa)。物种的消失会对水生生态系统产生致命打击。这与世界自然遗产保护的目标是完全违背的。 令人更为担忧的是,建坝造成的地理地貌的变化加之大量的水库移民会对当地的文化多样性带来的影响。事实上,金沙江和澜沧江上已建和在建的其它大型水电工程已经构成了严重的地质、环境和社会的负面影响。这不仅是对世界遗产地的破坏,更是怒江水电开发的前车之鉴。 --我们强烈呼吁本次遗产大会关注怒江水电开发的问题,尽快派生态保护、遗产地保护、能源及可持续发展方面的专家前往三江并流(十三级坝址)区域评估电站开发对这一自然遗产地的影响。 --我们焦急的等待世界遗产地中心对这一问题作出明确的表态,对我们的请求作出快速的答复。 --我们中间有各方面的专家和民间机构,愿意为此贡献我们的力量,提供资料和相关的协助。 真诚的希望这次遗产地大会的产出为保护好中国的世界遗产地做出贡献! [B]附:“西南水坝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研讨会”43名代表的签字[/B] 于晓刚云南绿色流域 何李秀怒江州村民代表 茶绍光怒江州村民代表 字银胜澜沧江漫湾库区移民代表 罗如军澜沧江漫湾库区移民代表 李秀军澜沧江漫湾库区移民代表 李大君云南绿色流域 李波云南生物多样性与传统文化研究会 蒋忠荣四川甘孜州绿色康巴协会 泽仁吉美四川甘孜州绿色康巴协会 哈希.扎西多杰青海三江源生态环境保护协会 叶磊四川大学环境协会 徐晓东四川大学环境学院 程励四川大学旅游学院 范晓四川旅游地学研究会 邓文四川省绿色江河环境促进会 刘世庆四川省社会科学院西部大开发研究中心 林凌四川省社会科学院西部大开发研究中心 温波太平洋环境组织/GGF 廖晓义北京地球村环境文化中心 栗力北京地球村环境文化中心 汪永晨绿家园 杨宇明西南林学院 李茂彪西南林学院 史立红野性中国 王斌云南大学唤青社 胡勘平中国绿色时报 张可佳中国青年报绿岛 郑易生中国社科院 吴登明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 张继莲自然之友 曹丹保护国际,关键生态系统合作基金 吕植保护国际 周维德保护国际 董冰卉保护国际 孙姗保护国际 张夏保护国际 杨方义保护国际 陈琦保护国际 黄文思保护国际 申小莉北京大学 刘炎林北京大学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北大街100号(北楼)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一层 Email: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